學校新聞

【我和我的祖國】盼頭

時間:2019-10-02 17:46:57  來源: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   編輯:張淼  作者:周儀芬  點擊: 次

北風呼呼地吼叫著,不知疲倦。太陽斜掛在一隅,發著微弱的光。入夜,灰蒙蒙的天空飄起了冷雨。這個冬天仿佛特別漫長。

蜿蜒的村道上,一位十多歲的少年正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艱難地往村子的方向前進著,車頭掛著舊報紙包著的幾副中藥。在他身后,坐著他長久承受病痛折磨的瘦弱父親。因為疾病纏身,他的父親眼球深凹、瘦骨嶙峋,絲毫沒有該承擔起一個家庭的重擔的男人該有的力量,道路上出奇地安靜,只有父親接連不斷的、沉悶的咳嗽聲與北風呼嘯的聲音久久地回蕩著。

回到家里,安頓好父親,這個少年又匆匆地給父親熬中藥。借著柴火發出的光,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今天給父親看病的醫生開的藥方,仔細地看。又從家里唯一的抽屜里抽出了一沓寫著藥方的紙,細細地比對著。最底下的好幾張紙,已經開始泛黃……

這個日復一日堅持不懈地帶父親看病的少年—就是我的父親。盡管我的父親他不曾放棄,他的父親—也就是我的爺爺,還是在那個冬天撒手人寰了,殘忍地拋下了奶奶、父親,還有當時年幼的姑姑和叔叔。

那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中國的醫療衛生建設剛剛起步,農村地區的醫療衛生條件極為落后。給爺爺去看病的是鄉間的中醫,醫術稂莠不齊。甚至,他們對爺爺的病也沒有明確、統一的診斷—咳嗽、肺虛、肺癆……

對于一個普通的家庭來說,任何時刻一個家庭成員罹患重病帶來的考驗都是嚴峻的,對這樣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家庭來說,這樣的考驗更是致命的。醫療衛生的建設對于一個國家來說是一件長遠的事情,它需要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不斷探索、改革與完善。而在它的建設與完善的過程中,由于重大疾病給人民群眾造成的災難一刻也沒有停歇,與發生在我爺爺、我父親身上類似的一幕幕不斷上演著。我想,正是因為黨和國家對生活在底層的人民群眾的這種痛感同身受,才能如此堅定不移地進行醫療衛生事業的改革與建設、不斷探索出一條適合中國的公共醫療衛生事業建設辦法。正是在黨和國家不斷進行醫療衛生建設的過程中,惠及城鄉居民的醫療保障制度日益建立起來,人民群眾在面對疾病帶來的重大考驗之時不再束手無策,日子也越來越有盼頭。

爺爺走后不久,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勝利召開,我國改革與發展的步伐大大加快,公共醫療衛生建設水平不斷加快,人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

盡管父親早早地就肩負起了照顧體弱多病的奶奶、拉扯年幼的弟妹的重擔,可是他從來沒有埋怨過、也不曾自暴自棄過。雖然爺爺早早地到另一個世界去了,但是趕上了改革開放的好時代,憑借自己的雙手,父親成功地把弟弟妹妹撫養長大、看著他們成家立業,也把奶奶的身體照顧得很好,讓她含飴弄孫、頤養天年。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二零零八年八月廿五,颶風“黑格比”將我家—一間建于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瓦房洗劫一空。為了讓年邁的母親跟年幼的孩子早日結束寄人籬下的生活,在建筑工地工作了大半生的父親更是夜以繼日、廢寢忘食地一磚一瓦砌著自家的房子。很快地,我們家的新房子建起來了,父親卻病倒了。初中時代,我在城里的學校寄宿,一個月回家一兩回。那段日子,關于家的記憶,只有父親房間濃厚的藥味。父親常常騎著他那輛有些年月的摩托車送我到鎮上的車站乘開往城里的公交車。路上,我常常跟父親說起自己想要做一個醫生,不要讓備受疾病折磨的病人走那么多的彎路才得到有效的治療。那時,父親總是欣慰地跟我說:“當醫生好!當醫生好!”。仿佛有一股熱流扎進我的血脈里,我的父親熱切盼望著我成為一名他引以為傲的醫務工作者,我是斷然不能讓他失望的!

可是,還沒等我成為一名醫務工作者,父親就生病住到了醫院里。盡管病得最重,父親比醫院里任何一個病人都要積極接受治療!他想讓他的孩子無憂無慮地長大,他不愿意他們重復他艱苦的命運!那時候我正在備戰中考,哥哥和媽媽照顧父親,我對父親的病了解得并不多。只記得那個穿著白大褂的高高瘦瘦的醫生耐心地向對醫學知識嚴重匱乏的我們講述父親的病情,他的手里拿著父親的病理報告,結果顯示是低分化,惡性程度最高的。由于父親胃里的腫瘤長得太大無法切除,醫生繞過腫瘤將他的消化道重新接了起來。

早在2002年10月,黨和國家明確提出各級政府要積極引導農民建立以大病統籌為主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由于我們家參加了這個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父親的住院費、治療費等的報銷比例很高,好幾萬塊的費用我們只需要繳納其中的一萬多塊。那時候我們家由于房子災后重建早已債臺高筑,幸而“新農合”給我們報銷了大部分的費用,我們才不至于被債務壓得喘不過氣來,才能悲傷卻不至于絕望,還能對生活、對未來有盼頭。

父親走后,我帶著他對我的期望,繼續走在求學的道路上。三年后,我順利考上了南方醫科大學,成為了家族里首個大學生!大學的四年里,我如饑似渴地汲取著醫學知識,盼望能夠造?;頰?,特別是患上與我父親當年同樣疾病的病人。在接觸到癌癥相關知識的時候,我常常抱頭痛哭:在最初父親患胃炎的時候,我要是敦促他好好地把病治好,他就不會,不會患上胃癌;要是我能早點留意到父親的病在日益加重,我肯定會讓他早點住院接受治療,不會讓他一個人那么辛苦地強撐到晚期;要是當初我有現在的醫療知識,還參加工作有收入了,我肯定帶父親來到廣州這樣的大城市,接受更為先進、更為妥善的治療,堅決不會讓他那么痛苦、那么早地離開我們……

如今,雖然有各種抗癌藥物、分子靶向藥物,有立體定向放射治療、質子放射治療等先進的放射治療技術,但是,對于像胃癌這樣的對各種藥物與射線不敏感的腫瘤,我們還沒找到有效的治療方法。但是,我相信,在黨和國家對醫療行業的大力支持下,在一代又一代的醫學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下,這些困擾我們許久的難題一定會被攻克!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已經順利畢業、成功入職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成為了一名真正的醫務工作者?;毓俗婀姆⒄估?、父輩走過來的路和自己二十多年的經歷,我由不得感慨萬千:在黨和國家的正確領導下,我國醫療衛生領域在取得了持續的發展、重大的突破。黨和國家建立起的醫療衛生體系和醫療保障體系,不僅解決了與人民群眾生命健康息息相關的治病難的問題,還為預防重大疾病使得家庭陷入嚴重經濟困境提供了保障。黨和國家還培養出了一批批優秀的醫療工作者,他們不僅堅持在醫療前線為人民的生命健康保駕護航,而且還在一系列嚴重威脅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的疑難疾病上取得了重大突破。我為自己能夠成為一名光榮的醫務工作者感到驕傲!我將和其他醫務工作者一起,在醫療崗位上發揚先輩們的優秀傳統,精醫濟民,甘于奉獻,為守護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獻出自己的力量,讓陷于疾病的人們始終持有對美好未來的盼頭!

學校地址:廣州市白云區沙太南路1023號-1063號
粵ICP備05084331號  南方醫科大學版權所有